乌拉圭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69例 学校将"无限期"停课


小莫介绍,一方面,目前在德国,口罩很难买得到,“有些药店可以预约购买,但订单已经排到了一个月之后”;另一方面,是出于文化原因,“大家都觉得,只有得了病的人和医生才需要戴口罩,普通人是无需戴的”。

3月初,德国各种声音频出,体育联赛要不要取消?音乐会还能否举办?要不要关闭学校?狂欢集会还能否继续进行?这时,很多人才开始意识到,疫情离自己越来越近了。

从目前来看,德国应对疫情的举措,还没有“松绑”的迹象。3月27日,默克尔表示,德国的部分封锁及其他限制措施还将持续一段时间。目前,德国的确诊病例大概每5天就会翻倍,只有确诊病例增速放缓到每10天翻倍,才有可能考虑放松目前的管控措施,“目前,还不是谈论放松这些举措的时刻”。

“医疗体系不崩溃,我不会回国”

据俄罗斯新冠病毒疫情防控指挥部4月2日上午发布的消息,在过去一昼夜间俄罗斯新增77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至此,该国累计确诊病例达到3548例,其中有2475例确诊病例分布在莫斯科地区。

作为一名中国在德留学生,小莫目前还“坚守”在德国的达姆施塔特。从去年12月底开始关注国内疫情,到如今的欧洲新冠肺炎疫情大暴发,小莫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4个月来,他在德国的所见所闻、所思所想。

跨地域交通备受影响。3月16日晚,德国宣布管制欧盟境内境外出行,航班大面积取消。

除了学校的管控收紧,包括达姆施塔特在内,德国的很多城市也开始缩紧政策,“进入3月,管控越来越严了。”小莫说。

小莫说,之所以目前没有选择“跟风”回国,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。一方面,他对德国的医疗体系还比较有信心。“只要医疗体系不崩溃,我可能不会考虑回国。”另一方面,从达姆施塔特回国,需要从法兰克福转机,“这一路上感染风险还是非常大”。

德国超市中,售卖卫生纸的货架空荡荡。受访者供图